沉迷如龙的桀燃

【我凭本事挖的坑我为啥要填,理不直气也壮】
咦我之前的介绍呢?!
腾讯3301165899扩列欢迎!
属性:魔兽/super junior/时之歌/战国BASARA/刀剑乱舞/鬼泣/法红黑/如龙/法扎/审判之眼

我真的好喜欢这一对呜呜呜呜呜呜落泪了
ball ball你们看看黑八!!!对视喊名字还低头一笑,带上cp滤镜谁顶得住啊!!!!

神奇D5人,牛逼牛逼,抄袭还抄到山口山头上了

修道士冬寂:

头一回见到山口山坑太太被抄,活久见啊,看来我山真的是火了(。
请大家积极点一波举报,图不多,亲测一分钟点完💩

流:

挂抄袭

这个人的第五人格杰佣同人图抄袭描图 Hell太太的魔兽同人图

请你@. 公开道歉,谢谢

【和亦】葬礼

*现代paro,一方死亡,ooc属于我

郑居和死了。
“……啊?”
宋居亦听说这事时还以为他二哥蔡居诚跟他开玩笑。
“我说,郑居和死了,”电话那头的蔡居诚语气强硬,“给我滚回来看,快点。”
宋居亦沉默了一会儿,盯着手机锁屏上的郑居和发愣。

他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宋居亦没带伞,从公司急匆匆跑回家,带着一身湿气进门。蔡居诚嫌弃地推了他一把,丢给他一张毛巾。
“擦擦,人在房间里。”
“谢……谢谢二哥。”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身黑西装,好像他也被这衣服压得喘不过气。宋居亦随意把毛巾丢在沙发上,放轻脚步走进郑居和的房间,蔡居诚跟在他后面。
年纪最小的萧居棠哭得肿了眼睛,宋居亦有些心疼,走过去把这个孩子抱住,萧居棠扯着他的袖管,双肩剧烈抖动,小声啜泣起来。
“什么时候的事?”宋居亦小声问。
“今天早上,我们刚出去不久,”邱居新低声回应他,“最先发现的人是黄乐。”
宋居亦点头,不再说话了。
他伸出手,想看看郑居和,想了想又缩了回去,在萧居棠头上轻轻揉了揉。
这样不好,会打扰到大哥。他摇摇头。

郑居和的葬礼说简单也不算简单,一群黑西装浩浩荡荡聚在公墓里倒也壮观。萧疏寒站最前,半跪下在墓前放下一束花,他双目微阖,让身边几个学生看着心一阵酸楚。
“师傅——”
“回去吧。”
蔡居诚听到这三个字还是犹豫了一会儿,确定萧疏寒的确是这个意思才转身挥手,示意其他兄弟散去,他们几个则留在这里。
“毕竟也是多年的师兄弟了,”蔡居诚也跪下,手搭上墓碑,摩挲着[郑居和]三个字,“师兄,不,大哥……我希望你能过得再好些。”其他兄弟就交给我了。他还是没把这话说出口。
邱居新看向他,似乎明白他没说出的话。他撑开伞,挡在墓碑上。
萧居棠揪着宋居亦不放,抽抽搭搭问:“为、为什么大哥不等我……长大了再走呀……”
宋居亦一时发怔,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他啊……因为他太辛苦了。”
萧居棠在他怀里胡乱蹭,蹭得他西装全是泪痕,宋居亦也没在乎这些,继续讲。
“他走了挺好,这煎熬结束了。”
他说,眼泪混着雨在他脸上划。
“他走了好,走了好啊……”

屏蔽测试

是红与黑的傅凯x于连!

























这可够该死的。
于连倒在地上,脸色泛起不正常的潮红。在监狱这种公共场合发情又没带抑制剂,于连觉得自己迟早会被发现,作为一名Omega,他不希望自己被任何其他的Alpha标记。
除非……
他咬着下唇,从喉咙里发出难耐的低哼。
空气中的奶香味越来越浓,于连觉得自己就要撑不住了。他迫切希望有人能破门而入帮帮他。
他的希望没有落空。大门被拉开又重重关上的那一刻,倒在地上的于连第一次体味到何为希望。强烈的Alpha气味冲击着他的神经,他只有一个想法,不管是谁,给他做个临时标记就好。
他尽力分辨来人的信息素。那味道像是雨后的泥土,让他想到带着晨露的玫瑰花。
是傅凯。他彻底放下了心。
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他只能等傅凯去支配他。于连自我安慰着,如果是傅凯的话,接受他的标记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男性Omega还能遇到Alpha的情况太少见了。
他思维模糊,呼吸杂乱,直到后颈的腺体被人狠狠咬下的那一刻,于连才能勉强聚焦视线,停在傅凯身上。
“于连!”他听到傅凯喊他,“你没用抑制剂吗?”
他虚弱的点点头。临时标记起作用了,信息素的味道被稀释,这代表着他不会再引起注意了。“没有……我找不到它,也许是忘了带。”
傅凯看上去也有点难为情。他的手扶住于连的腰,于连整个人靠在他身上。他的视野周围只有于连,于连柔软的棕色卷发,于连白皙的后颈,于连无法控制的喘息。
他咽了咽口水,试图把突然在自己脑海里蹦出的想法甩走。
于连攀上他的领口,手缠住领结,用力蹭了蹭他的下巴。他快死了,如果发情的情况再得不到彻底解决的话——他还不想这么死,比起这种死法他更宁愿去刑场掉头。
“于,于连……”
“傅凯,帮帮我……就这一次。”他的眼尾泛红,眼睛里聚了一层水雾。
于连的哭腔使傅凯难以自制的吻了上去。

存点奇怪的东西

吃我红与黑安利!!
这么多版还是罗新璋教授的翻译看的最顺
隐向的傅凯x于连!

傅凯把于连的尸体从教会手上赎回来之后,就用蓝色的布包裹起来放到一边,他坐在角落,极度的悲痛使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再动。
他闭上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响动惊得他抬头——是玛娣儿特。
拉穆尔小姐要求看看于连。傅凯于心不忍,仍是无力地指了指角落里,又把头埋进膝盖。玛娣儿特一身黑衣,没有眼泪,只是憔悴得不像样。
傅凯再次抬头,他见到玛娣儿特亲吻于连的前额。
悲痛席卷了他们。
“谢谢你……傅凯。”
“……”
傅凯张嘴,声音便卡在喉咙里,他点头,然后又摇头。
“我会把他好生安葬……你知道他想去哪儿吗?”
“…苇儿溪。”
“谢谢您。”

几天后,于连的葬礼举行,玛娣儿特坐在马车里,膝上放着于连的头颅。傅凯于她先一步到达那个山洞,他跪在那儿,情绪几近崩溃。

【杰奥】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火车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帮忙打字的!大纲&草稿by我,修改后作者 @MOLI N LI ,←我同桌虽然弧很长但是她超可爱的我跟你们讲!
*不知道那个年代有没有这些东西反正写文一时爽bug火葬场你们就当架空看吧xx
*【不负责任型的两位写手↑】
*这个故事全名又叫“我杰克是雾都本地人有一百种方法叫奥尔菲斯还不带重样”(大雾)
*也可以叫“bug颇多还有其实不能算是的公共场合play”(更大雾)

        “开膛手”事件发生后,奥尔菲斯就搭上了前往曼彻斯特的火车。他与其他人一样,选择逃离这座不安定的城市——伦敦。雾为这座城市蒙上一层阴影,把角落的血色映得格外明艳。
        火车上挤满了人,彼此之间都不肯再交流一句话,谁都害怕着自己面前的人,害怕他会是那个传闻中的“开膛手”。赶紧离开这里——每个人都这么想着,只是这么想着,但这样就安全了吗?
        因恐惧而彼此猜疑,奥尔菲斯提笔想写点什么,这是他的生计。身为一个悬疑小说作家,从任何令人惶恐的事件中汲取灵感是他的长处,但这次,他的笔尖却久久停驻,一个字也写不出。
        对“白教堂”杀人事件凶手的通缉令从月台蔓延到车厢内,密密麻麻,不留下任何一丝缝隙供人们喘息。奥尔菲斯看着这些牛皮纸出神,他故事中的凶手并不惧怕这些东西,他们更喜欢混在人群中悄声无息地带走他人的性命,给人们带来更大的恐惧。
        「他会在这儿吗?」
        所有神经在一瞬间打颤,奥尔菲斯开始畏惧于自己的想法。他收起纸笔,逼着自己转移注意力。车窗外的站台依然拥挤,火车一辆一辆地归来又驶离,但站台上永远挤满了人。有些旧的绿皮火车就停在旁边,和奥尔菲斯所在的车厢一样,人满为患。
        汽笛长鸣,窗外的一切都在倒退,车上的人们不约而同都松了口气。前往曼彻斯特的火车缓缓驶入潮湿的雾气中,进入前方未知的黑暗。路边的灯被前行的火车截得只剩断断续续的暖黄色,也许是这颜色过于鲜亮明艳,人心间的隔阂渐渐消失,车厢逐渐热闹起来。
        这与奥尔菲斯不相干。他想起那个曾在自己家借宿的男人,那个人在楼下徘徊了好几天才敲响了他家的门,借宿时毫无异常,倒像是为了看他还未发表的小说而来的。对于他的突然消失,奥尔菲斯起初并没有在意,直到男人消失的第二天,他楼下的那位女住户被人发现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死相倒在一条巷子里。流言四起,所有人都认为这起案件是“开膛手”所为,理由是那位女住户出身烟花之地。
        他就是这样与死神擦肩而过。还好那时死神的镰刀下早已有了人选,不然自己就不可能现在还能在这里胡思乱想……又或许,是他故意放了自己这个最有可能将他暴露的人?
        他又想起那个男人在敲开门之后进行了十分绅士的自我介绍,他说他名为“杰克”——真的吗?
        奥尔菲斯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落到自己的正前方。坐在他对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现在是一位戴着高礼帽,身着西服的男士。那人应该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刻意用修长的手指压了压帽檐。
        他……不会忘记这个手法!
        脑中的炸弹还是炸开了,理智的堤坝一下子轰然倒塌,奔腾出名为恐惧的浪潮,将他全身席卷。
        “这位先生。或许我该说,奥尔菲斯,”男人起身朝他靠近,身上的西服优雅得体,一如从前,“你还记得我吗?”
        “杰克……你是——唔!”
        对方迅速捂住他的嘴,在进入隧道前,他什么都看不清,周围变得嘈杂,人们高谈阔论,还有交杂在一起的呼吸声,包括他自己的。他能清楚感受到对方在自己身上的所作所为,他想逃,却被强硬地锢在椅子上。庆幸稍微取代了一点恐惧,黑暗笼罩车厢,至少不会有人看见他们。
        “嘘……奥尔,我的奥尔菲斯。”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燥热,这是他平常根本无法到达的温度。他被紧紧拥住,颈部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如果他没猜错,那是对方的舌尖。
        他鬼使神差地回拥住对方,那个人的外衣上还带着湿冷的雾气,这让体温逐渐升高的他感到一丝慰藉。他尽可能压低自己的声音,身上的人开始变本加厉,拉开了他的外套。
        奥尔菲斯闭上了眼。

        第二天奥尔菲斯从椅子上醒过来时,杰克已经离开了,就像以前那次突然的分别。火车已经停下,却不是在目的地。
        出事了。这是他的第一反应。从一片混乱的人声中,他隐约能够分辨出一些东西。
        “哎!你知道车为什么停了吗?”
        “又死人了!是‘开膛手’!他在火车上!!他在火车上!!”
       

        奥尔菲斯有些烦躁地拉好自己的外套,用衣领挡住脖子。他深吸几口气,捡起了在他手边的一朵还带着晨露的红玫瑰。
       

(其实他们啥都没干,只是杰克意思意思亲了亲,奥尔也意思意思配合喘几声)
(奥尔: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红与黑,好看,苍蝇搓手.gif
这么多翻译还是罗新璋教授的版本看得最舒服
想吃傅凯x于连

求你们看看法红黑

瘾:

试着翻译了音乐剧《红与黑》里的一首歌。
虽然云音乐已经翻译得很棒了,可我就是手痒呀。
虽然信达雅和我之间隔着十个司汤达,可我就是手痒呀。
可我就是手痒呀。
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于连宝贝这个小野心家真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想把阶级固化(?)和咸鱼的野心翻译得更有力度、更戏剧化(中二)一点。比如:
凡人们,Je veux la corde à votre cou!
我要掌控,扼住你们咽喉的绳!

最后强推这部剧。于连真好看!

La gloire à mes genoux——Côme

作曲 : William Rousseau/Sorel

作词 : Zazie/Vincent Baguian

————————

On m’a souvent dit 'Reste à ta place

他们常常告诫我:安于现状!

Les acquis des nantis te dépassent

贵族的财富与权力,你力所不偿

Le lit où tu es né t’interdit de viser plus haut

诞生于平民的床,你不被允许跻身名利场

On a souvent rit de mon audace

他们总是嘲笑我:放肆大胆!

L’habit fait le moine quoi que tu fasses

不论你做什么,都得循规蹈矩

Rampe au lieu d’espérer

顺从吧,别痴心妄想!

tu n’es bon qu’à courber le dos

除却卑躬屈膝你一无所长

On est ce qu’on est

人生来是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tu dis merci et c’est tout

还不俯首称谢!

Il faut s’incliner sans s’indigner jusqu’au bout

低下头颅,收起愤怒,直到生命结束

Sois tu nais roi

要么生而为王

sois tu n’es rien

要么贱如无物

mais dis-moi

告诉我

Pourquoi ce chemin de croix

为何踏上这条荆棘路?

Je veux la gloire à mes genoux

我要荣耀向我俯首称臣

Je veux le monde ou rien du tout

我要征服世界,或失去一切

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désirs, les privilèges 

凡人的快感,庸者的欲望,微末权柄,不屑一看

Je veux l'épée de l’amour fou

我要爱到疯狂的伤痕

Je veux la corde à votre cou

我要掌控那扼住你们咽喉的绳

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sourires, les sortilèges

轻薄的交欢,微笑的模样,廉价诱惑,与我无关

On m’a souvent mis plus bas que terre

他们眼中我卑贱如尘

Ainsi soit la vie au nom du père

平民的姓氏与命途,加诸我身

Mais qu’ai-je donc appris si ce n’est à prier par cœur

除了虔诚祈祷,在这命运中我还能学会什么

Faut-il implorer sans jamais toucher le ciel

可乞求从未到达天堂

Que je reste cloué sans déployer mes ailes

而我被钉缚在我的出身里,无法展翼飞翔

Amen à tout n’amène à rien, maudits soient

『阿门』是一句诅咒,它带来一无所有

Le sort, les lois

命运,律法

je ne m’y soumets pas

不能使我屈服

Ne me demandez plus de marcher droit

不!别再命令我行走你们的『坦途』

J’éprouverai vos torts

所谓『错误』,我义无反顾

j’adore le chemin que je vois

我钟爱我所见的路

J’enterrerai derrière moi

你们希望我成为的

L’idiot qu’on veut que je sois

那种傻瓜,已被我埋葬在身后

Je veux la gloire à mes genoux

我要荣耀向我俯首称臣

Je veux le monde ou rien du tout

我要征服世界,或失去一切

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désirs, les privilèges 

凡人的快感,庸者的欲望,微末权柄,不屑一看

Je veux l'épée de l’amour fou

我要爱到疯狂的伤痕

Je veux la corde à votre cou

我要掌控那扼住你们咽喉的绳

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sourires, les sortilèges

轻薄的交欢,微笑的模样,廉价诱惑,与我无关 

关于自己吃的cp

【去TM的第五人格】

战B通吃,主要是小政/政小/家三/亲就/左胜/秀半,all政all可以ok,不吃伊达佐/佐政

DMC不吃Dante攻,不吃Nero腐向,不吃Dante x Trish

秦时明月只吃卫聂

如龙吃真桐/峯大/尾立/新秋/大峯以外的all峯/新井x谷村/金村兄弟攻受皆可/BGGL通吃

审判之眼杂食,all八all/海八/黑八/东x杉浦x东/BGGL通吃

红与黑,于连x玛蒂尔达,腐向傅凯x于连,诺尔拜x于连

法扎只吃萨莫

暂时……就这么多,省的关注又取关

【航哥x沈袖】蔡居诚和王怜花的奇妙冒险

少侠们邪教cp航袖了解一下xx
没怎么写到航袖两个人的航袖↓

蔡居诚十分想念梁妈妈。
新来的管事沈袖虽然人挺好,温柔得不经常扣他工钱,但是蔡居诚真的很想梁妈妈。

点香阁这么多小倌和怜人,身为人气榜榜首的蔡居诚一直都在好奇新来的航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趁着没人光顾溜出房间,敲开了隔壁王怜花的房间。
“大晚上的兄弟你不睡觉啊?”
“嘘…”蔡居诚做了个手势,怜花不明所以,蔡居诚又指了指隔壁再隔壁的航哥房间。
怜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夜半三更,两个大男人鬼鬼祟祟蹲在航哥的房间门口,趴在门上偷听人讲话。
“………根据xx法xx条的规定,这样做明显是违法的!”
偷听的蔡居诚神色僵硬。
看来点香阁人才辈出啊。他想。
“哎哎,”他戳戳怜花,“走了没?”
王怜花摇了摇头,“你再仔细听。”
蔡居诚又开始趴门,这次他似乎听到了别的声音。
“————”

王怜花略带怜悯的看向了目瞪口呆的蔡居诚。
“我,我……不是,航哥,他房间,那个谁……”
“沈袖。”怜花好心提醒。
“对对对沈袖!!”蔡居诚一个激动,音量差点没控制住,怜花赶紧拉着他冲回自己房间。
“他他他,他刚才叫沈袖什么!”
“兄弟你冷静点……”
“我很冷静!我冷静得知道航哥和沈袖有一腿!他喊沈袖叫阿袖!”
笃笃笃的敲门声把两位吓了一跳。
“两位公子,”琴可情的声音从门那边传过来,“太晚了,谈话能小声一点吗?”
“好,麻烦姑娘了。”王怜花按住蔡居诚一脸镇静的回应她。
琴可情离开后他才放开蔡居诚,很显然蔡居诚被现实冲击得语无伦次。
“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派来俩情侣狗?”
蔡居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王怜花。
“兄弟你别哭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妈妈我想你!!”
王怜花摸着他的头选择仰望天花板。
这孩子,被刺激得不轻。

沈袖垂着头,航哥讲的法律让他昏昏欲睡。这太催眠了……他开始有点神志不清。
“……所以这里是不合法的——喂,你有在听吗?”
“唔……啊?”沈袖迷迷糊糊抬起头,“你讲完啦?”
航哥无奈地点了点头。
沈袖一头磕向桌子开始睡觉。
航哥叹了口气,把瘫在桌上的沈袖抱起来放在床上,给他掖好被子,然后自己钻了进去。
“阿袖晚安。”
他小声在沈袖的耳边说,沈袖皱了皱眉,嘴里嘟嘟囔囔说些什么,往他那边靠近了些。